r1ft7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txt-966、交鋒:陳漢昇VS小魚黨-i9xxa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陈汉升出去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半,他还无意中看了一眼对面,心想还好今晚没有喝酒啊,关键时刻还是“正直英明的小人”靠得住。
“蹬蹬蹬”走到三楼的时候,陈汉升又敲开了小秘书家的防盗门。
聂小雨睡眼惺忪的正要抱怨,陈汉升没工夫废话,直接说道:“给你3分钟时间,洗漱完毕然后从保险箱里取出10万人民币和2万美元。”
虽然现在刷银行卡已经比较方便了,不过许多时候还是会用到现金,聂小雨作为贴身秘书,她办公室和宿舍里的保险箱随时存着几十万现金,防止突然急用。
聂小雨看到陈部长这么严肃,她立刻明白“出事了”,索性也不洗漱了,按照陈部长要求取出钱以后,还特意多备了5万块。
这就是秘书的基本功,任何时候都要“未雨绸缪”,不过对可怜的聂小雨来说,这是她一次次被骂出来的经验。
现在是凌晨三点多,外面天空还是黑漆漆的,白天热热闹闹的停车场此时空无一人,偶尔会从树丛里跑出两只小野猫,在昏黄的灯光下,玻璃球一样的眼珠反射着绿莹莹的光芒,看上去有些渗人。
好在还有夜间巡逻的保安,他们发现居然是大老板和聂董,赶紧礼貌的打招呼,然后注视着保时捷闪烁离去的车尾灯,感叹大佬们原来也很辛苦啊。
“萧容鱼去医院了,我估计小小鱼儿就是这两天出生。”
在车上的时候,陈汉升和聂小雨解释道:“人民币是给护士的,美元是给教授医生的,你别忘记挨个叮嘱她们一下。”
聂小雨认认真真的点着下巴,“挨个叮嘱”就是让这些医生和护士小姐姐保密身份,所以这些钱除了辛苦费以外,还有封口费的作用。
拳头凶猛
在天景山小区的门口,梁美娟也带着一身冷气上车了,她没有避讳聂小雨,讲述着今晚事情的经过。
小鱼儿的预产期是9月25号左右,今天才16号,本来也是准备18号进医院的,结果今晚她突然有些不舒服,吕玉清过于紧张,所以直接送去医院检查了。
这个老师有鬼气 顾宝
吕玉清这边一动,几乎所有“小鱼党”都被惊动了。
不仅陈汉升和梁美娟匆匆赶往医院,就连远在港城的两位老父亲,此时都连夜过来了。
边诗诗也电话把王梓博叫醒了,这样多个人多份力量。
“今晚应该没事的,我白天刚从小鱼儿那边回来。”
梁美娟说道:“你吕姨可能是太紧张了,不过也难怪,换我也会紧张的。幸好她还会开车,要是我只能急得打电话给你了。”
梁太后有过生孩子的经验,又是孩子的奶奶,她既然这样分析,那说明情况不会太糟糕,陈汉升一直悬着的心脏才稍稍放下。
“这段时间结束,以后就有空闲了。”
陈汉升放松下来,准备说点家常缓解一下亲妈的焦虑:“你也去学个车,我到时买辆劳斯莱斯送你,你就开着它去买菜。”
“劳狮来狮?”
梁太后嫌弃的说道:“这什么破名字,红旗不好听吗?我以后买车就买红旗,支持国产!”
“好,那就红旗。”
陈汉升笑着说道:“到时再雇个司机,您去买菜的时候千万别坐着,就像阅兵那样站在车里,经过那些卖菜摊位的时候,记得高呼西红柿来一斤、排骨要两条、土豆削三个······”
母子俩一路说着来到了省第一人民医院的高干楼,三甲大医院几乎都有这种地方,门口还有年轻的安保人员在值班。
陈汉升下车时从后备箱里抽出两条中华,亲自送到值班人员手上:“大晚上的,真是辛苦了。”
值班人员自然推脱,不过陈汉升非常坚持,两人好一番争论。
梁太后在旁边等着,这个儿子虽然顽劣,但是需要他说话的时候,他从来不会闷着头不吱声;
聂小雨呢,抬起头瞅着高高挂在天空的月亮,吹着深夜凉飕飕的冷风,忍不住想起了沈幼楚。
“也不知道以后,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能不能和谐相处,她们可是小姐妹呀。”
聂小雨吸了吸鼻子,心里幽幽的想着。
······
最终,因为陈汉升的强硬态度,安保人员不得不收下了两条中华。
其实这只是开始,陈汉升以后还是会隔三差五的塞点东西,或者抽空吹点牛逼,等到萧容鱼出院的时候,他能让高干楼的执勤人员和保洁人员都记住“陈董”的人情。
萧容鱼的病房在第二层,聂小雨默默跟在后面,她印象里医院是嘈杂和混乱的,走廊上时不时有家属走动,还会有抬着担架的病人匆匆擦身而过。
不过高干楼非常安静,前台护士的态度也很友好,丝毫没有深夜被吵醒的起床气。
侯門風月
陈汉升走到萧容鱼的病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一些说话的声音。
“不用太担心的,刚刚做了一下检查,一切还好。”
这是医生在安慰。
“哎!我把老萧和老陈都叫过来了,两个加起来100岁的老头,开夜车也是够他们受的了。”
这是吕玉清在懊悔。
“王梓博一会也来了,到时让他帮着买些早餐,跑跑腿什么的。”
这是边诗诗的声音。
“孙教授,你先回去休息吧。”
这是小鱼儿在说话。
“我靠!老太太都来了啊。”
陈汉升暗暗乍舌,他对孙老教授有着发自内心的尊重,平时被孙教授骂几句也是不敢还嘴的。
像今天晚上这种情况,小鱼儿怀孕的同时,沈幼楚也在怀孕,面对所有“小鱼党”成员的压力,陈汉升觉得自己的处境会非常艰难。
“我不回去。”
孙教授沉声说道:“等陈汉升过来,我有些话和他谈谈。”
这种“谈谈”自然不是长辈与晚辈之间的友好对话,陈汉升隔着一道门都能感觉到老太太的怒意。
“呼~”
陈汉升深吸一口气,战胜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面对恐惧,现在除了“奥利给”以外,躲是躲不掉的。
紅線千年 緋葉
不过,就在他要进屋“领死”的时候,梁太后突然拉了一下,低声说道:“你在外面等着。”
“啊······谢谢妈,但是我迟早还是要面对的。”
陈汉升有些感动,他还以为梁太后是舍不得儿子挨骂。
替嫁狂妃惹邪王 醉月離殤
“啥?”
梁美娟愣了愣:“你不要误会,我让你站在外面的意思,希望一会孙教授训斥你的时候,不要在病房里影响小鱼儿休息。”
陈汉升:······
梁美娟说完就进去了,小秘书留下一个同情的目光,也是耸耸肩膀的跟上。
整条走廊只剩下陈汉升了,虽然亲妈没站在自己身边,他倒是一点也不沮丧,还是悄摸听着里面的动静。
梁美娟的到来又是引起一阵寒暄,吕玉清不好意思的说道:“只是一点点胎动而已,我这当妈的太紧张了,结果把大家都吵醒了。”
“这有什么呀。”
梁美娟安慰道:“说真的啊,住在医院里我才安心,不然总是七上八下的,医生护士总比我们厉害吧。”
“嗬嗬嗬·······”
一个主任医师,一个副主任,还有几个护士都在客气的谦虚,房间里人数一多,倒是有几分热闹。
突然,就在众人讨论说话的时候,一个娇柔中带着点清冷的声音响起:
“梁姨,陈汉升在哪儿?”
小鱼儿开口询问,而且她问的还是陈汉升。
略有些喧嚣的病房瞬间安静下来,就连那些并不知道实情的医生护士似乎都察觉到气氛不对,谨慎的闭口不言。
“他在外面。”
梁美娟说道:“我担心他会吵到你,所以没让他进来,不要搭理他。”
“噢。”
半晌后,小鱼儿又是轻轻应了一声。
然后,里面再次没了动静,陈汉升无声的咧咧嘴,他都能想象到大家相顾无言的模样。
“咳!”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副本
最后,还是孙教授咳嗽一声:“小鱼儿你先休息,我出去一下。”
“完了。”
陈汉升马上意识到,老太太这是找自己麻烦的。
现在是当然不能跑的,不过陈汉升还是太聪明了,冷静下来想了想,突然把短袖衬衫脱下来,故意反过来套上。
接着又把一只拖鞋扔到椅子底下,还故意把自己的头发搞乱。
“咯吱~”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不仅孙老教授出来了,就连吕玉清都在后面,小小鱼儿即将出生,她也有些话想找陈汉升“谈谈”。
不过让她们惊讶的是,门口陈汉升的形象非常拉大,不仅衣服穿反了,鞋子还只是穿着一只,头发乱糟糟的好像刚起床一样。
陈汉升正在门口焦急的走来走去,还因为少了一只鞋子的原因,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这和他在公共场合意气风发的模样完全不同。
“孙教授,吕姨!”
陈汉升好像刚发现孙教授和吕玉清,甚至不等她们开口,率先问道:“小鱼儿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危险,宝宝呢······”
陈汉升说话的时候,眼睛一动不动的瞪着,双手紧紧握拳,似乎已经焦虑到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了。
“小鱼儿······小鱼儿没事的。”
就算曾经是副处级干部的吕玉清,此时也被“影帝女婿”的表演蒙住了。
“太好了!”
陈汉升听完,立刻“嘭嘭嘭”的拍着胸脯,眼睛里似乎还闪动着一层泪花,好像听到小鱼儿没事,他高兴都要哭出来了。
边诗诗和聂小雨两个年轻姑娘都比较好奇,按理说外面应该响起暴风骤雨的训斥声啊,咋过了半天还没动静呢?
难道,孙教授和吕阿姨的大招在CD?
于是,这两人探出头看了看,正好目睹了这一幕。
廢柴五小姐之魔尊快下榻
不修边幅的陈汉升正在轻轻擦拭眼泪,孙教授和吕姨反而在面面相觑,她们还有一种准备发作,但是找不到发泄途径的“憋屈”。
聂小雨心里很奇怪,她是和陈部长一起过来的,刚才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不过边诗诗不知道哇,她也被陈汉升的造型吓了一跳,指着陈汉升脚下问道:“你还有一只鞋子呢?”
“什么?”
陈汉升一脸疑惑:“什么鞋子?”
这个时候就看出来普通演员和影帝的差别了,一定要装成自己还没有意识到鞋子丢了,更能烘托出心境上的担忧和急切。
“我说你右脚的鞋子啊。”
边诗诗忍不住提高一点音量。
“好诗诗,今晚你这个捧哏当的,那套150万的房子就值了!”
陈汉升心里赞了一句,这才舍得低下头看了一眼,稍微怔了一下,随即无所谓的说道:“可能是在哪里跑丢了吧,不用管了。”
“这可不行啊,这里是在医院,万一有个针头戳破皮肤怎么办?”
吕玉清现在又关心起来了。
陈汉升再怎么也是小小鱼儿的爸爸,自己作为长辈能骂能打的,但是并不想他受到伤害。
“没事的,没事的······”
陈汉升仍然无所谓的摆摆手,直到孙壁妤老教授有些生气:“怎么没事啊,万一有些需要你出面的情况,你就穿着一只鞋子啊,赶紧想办法找一双过来!”
“那,那我就听老太太的!”
陈汉升像个听话的乖宝宝,招呼聂小雨过来:“后备厢里有双运动鞋,麻烦你帮我拿来。”
“还有衬衫。”
吕玉清补充道:“你就没意识穿反了吗,勒不勒脖子啊?”
玄门传说
“衬衫?”
陈汉升眉头一皱,摸了摸衣领这才歉意的说道:“接到电话出门太急了,路上又一直担心小鱼儿,完全没发现。”
“把鞋子换上,把衬衫换好,还有头发整理一下,都要当爸爸了,怎么还丢三落四的。”
吕玉清丢下一句话,又扶着孙教授回病房里了。
至于训斥陈汉升?
冷酷校草的調皮小妹
他因为担心小鱼儿,鞋子都跑掉了,今晚就先算了吧,不忍心啊!
最后,走廊上只剩下陈汉升和聂小雨了,小秘书不是傻子,她已经意识到这就是老板自导自演的一部“苦肉计”。
“陈部长,你这演的太······”
聂小雨刚要吐槽两句。
“闭嘴!”
陈汉升瞪了自家小秘书一眼,“恶狠狠”的威胁道:“敢说出去,我就鲨了你!”
······
(二合一哈,今天字数有点少,因为肩颈还是不舒服,顺便再求个月票,谢谢大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