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6os人氣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456章 懂王:小賈,來做打工人分享-gl11h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一个农家子,哪来的勇气说出那番话?”
褚遂良眸色微冷。
柳奭的面色依旧有些灰败,“那贾平安桀骜,当着老夫的面就说什么若是没有天下农户,咱们都得饿死。还说什么……”
“他们创造财富,而我们造粪。”
长孙无忌的声音平静,一点都没有愤怒之意。
“小儿无知罢了。”
众人不禁一笑。
气氛渐渐松缓了。
褚遂良笑道:“是啊!一个无知小儿的呓语,我等却珍而重之的探讨,可笑。”
一个小吏进来。
“相公,那贾平安作了一首诗。”
柳奭有些不自在,心想那农家子虽然出身低,但诗才却冠绝一时,这个没法反驳。
“什么诗?”
众人依旧低头处置政事。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重生之警界傳說
褚遂良抬头,“这是在说他自家。”
贾平安可不就是一朝从农家子进了百骑,成为了天子的人吗?
这两句诗贴切之极。
柳奭不屑的道:“他这是自嘲还是自辩?”
小吏继续念诵,“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柳奭的眸色瞬间失去了神彩。
前两句看似自嘲和自辩,但后两句奇峰突起,骤然凌厉。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外面有人吟诵,竟然颇为兴奋。
这是呐喊。
在世家门阀横行当世之时,贾平安用这首诗发出了自己的呐喊。
——农家子也有逆袭的一日!
褚遂良不禁失神。
长孙无忌默然,良久叹道:“是好诗,言由心生。”
……
“昭仪。”
周山象抱着挣扎的李弘来了。
“阿娘!阿娘!啊啊啊啊……”
李弘就像是个混世魔王般的嘶吼着。
“这是怎么了?”
武媚接过孩子,笑道:“可是想阿娘了?”
“阿娘,玩!”
不是不想懂 安小久
武媚用手指轻柔点了一下他的额头,“整日就知晓玩,再过几年就得读书了。到时候让谁来教你?”
九天飞翎
邵鹏笑道:“朝中多有饱学之士。”
“那些人不是一条心!”
武媚想了许多,那些人对她的态度多冷漠,甚至是厌恶。起因不外乎便是她的出身。
“若我是世家门阀出身,自然能得了他们的赞同。”
她没说的是:若她是世家门阀出身,那么家族和小团体的利益就会被她放在首位。
而李治厌恶的就是这个。
“昭仪。”
一个内侍急匆匆的走来。
“何事?”
“昭仪,先前武阳伯和柳相相遇,二人争执,柳相说武阳伯不过农家子,不配和自己相提并论。”
武媚的眼神冷漠,“老狗!”
内侍打个寒颤,“武阳伯说农家子努力耕种,为大唐出力。农家子创造财富,而柳相只能造……造……造粪。”
没有人笑!
这是阶层对立,谁都笑不出来。
邵鹏的眼中多了怒色,“昭仪,奴婢家贫……”
不是家贫,怎么可能来做内侍?
周山象咬牙切齿的道:“奴家便是农户,从小阿耶早出晚归,腰都累弯了,只为养活一家子,还得缴纳赋税。”
连来报信的内侍都一脸隐忍。
但他们不敢说出来,在这个时代,百姓就是草根。
武媚深吸一口气,“去陛下那里。”
一个官员正在禀告。
“陛下,贾平安一番话羞辱柳相过甚。诸位相公很是不满。”
朕也很不满!
但不满的对象却是你们!
老李家对世家门阀堪称是深恶痛绝,但却又离不开,只能不断削弱。
“陛下,武昭仪求见。”
“她怎么来了?”
李治点头。
武媚神色沉凝的走了进来,目光扫过官员,“陛下,臣妾听闻有人羞辱武阳伯!”
兜轉經年:愛情曾來過
哎!
李治笑道:“此事朕自会处置。”
宫中的女人何时能这般说话了?那官员笑道:“那武阳伯羞辱柳相更是不堪!”
武媚冷笑,“平安为陛下执掌百骑,任职以来堪称是兢兢业业。他跟随大军出征,阵斩敌将,争先冲阵,毫不畏惧。他出使辽东,为大唐弄清了三国底细,更是离间了高丽和倭国……我在此问你。”
武媚的眸色凌厉,“那柳奭为陛下、为大唐又做了些什么?他也配诋毁平安?老狗!”
她竟然骂柳奭为老狗?
李治眸色深沉,不见喜怒。
那官员愕然,旋即大怒,“那是宰相,武昭仪自重。”
他看了李治一眼,心想皇帝为何不出来呵斥这个女人?
李治神色平静。
武媚眯眼看着他,“武阳伯可得罪了他?”
呃!
明面上还真没有。
但暗地里贾平安执掌百骑为李治、为武媚做了不少事,这才是那些人敌视他的缘故。
但这等话不可能说出来。
“怎地,无言以对?”武媚不屑的道:“不外乎就是看着他为陛下效力,忠心耿耿,为此得罪了那些人,所以有人对他恨之入骨。否则哪来的敌意?”
她看了李治一眼。
你是什么态度?
李治默然。
这便是默许!
后来李治想立武媚为后时,曾叫来褚遂良做思想工作。褚遂良出言不逊,武媚躲在里面忍不得了,就出声道:“何不扑杀此缭?”
这便是武媚!
她一挥长袖,外面的阳光被遮挡了一瞬。神色冰冷的道,“身为宰相,把为陛下尽力者视为仇敌,这是哪家的宰相?柳奭……老狗!”
武媚怒了!
老狗之言出口,这便是不死不休!
在我的心中,柳奭这条老狗连平安的手指头都不如!
武媚回身,“陛下恕罪。”
这是姿态。
李治淡淡的道:“要和气。”
那官员涨红着脸,“陛下,请陛下为柳相做主!”
“那谁为平安做主?”
武媚竟然有逼迫陛下之势?
那官员不禁心中一惊。
王忠良觉得下一刻武昭仪就要掌掴官员了,见有内侍在外面,就出去询问。
回来后,他笑眯眯的道:“陛下,武阳伯作诗一首,外面都传遍了。”
李治微笑道:“念来听听。”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李治不禁微微一笑,颇有些天下英雄在手的自得,“这是在说他自己。当年不过是华州一农家子,一朝却进了朕的百骑,得见天子之颜。”
阿弟这诗果然极好。
武媚看了官员一眼,眼神轻蔑。
骂就骂了,后悔这等情绪不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瞬间武媚的眼中迸发出了神彩。
她看了李治一眼。
李治微微一笑。
这个女人几度沉浮,若是就此沮丧,此刻定然还在感业寺里和那些女人打麻将。
……
“武昭仪骂了柳相老狗。”
明静捧腹大笑。
程达却神色凝重,“武阳伯,此后柳相那边就成你的死敌了。”
我怕毛!
贾平安斜睨着他,“怕了?”
柳奭的打击定然会连带百骑。
是啊!程达心中发虚,“不怕!”
“有我在,担心什么?”
贾平安起身,随手抛了个东西过去。
明静正在想这人果真豪迈的一塌糊涂,就顺手接了,一看竟然一小块银子。
武阳伯威武霸气……她差点就拍了马屁,“武阳伯,回头一起喝酒。”
“我怕和女人喝酒。”
贾平安出去,明静纳闷的道:“为何?”
程达说道:“上次听武阳伯说什么自家如唐长老般的俊美,那些妖精太厉害。”
“唐长老?没听说过。”
明静蓦地冷着脸,“百骑之耻!”
你就指着这个羞辱我吗?
程达怒。
“你说我是妖精?”
“是武阳伯的话,与我何干?”
明静冷笑,“百骑就你最无用!”
我程达难道不会做事?程达气抖冷,“你有何用?”
“我便是来监督无用如你等的,今日我见你无所事事,有事也不肯出门,定然是有情弊,来,程副尉,给我说说你的情弊。”
程达:“……”
……
贾平安去了鸿胪寺。
“那诗不错。”朱韬赞道:“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有人嘀咕什么这可是前秦时陈胜喊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被老夫一脚踹了出去。好好干,回头老夫把你要来鸿胪寺,等老夫做了鸿胪寺卿,就让你做少卿。”
从此在你的领导下,我就过上了打工人的生活!
老朱的算盘不错。
“逻盛炎如何?”
“没动静。”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那话该传了。”
朱韬点头,“鸿胪寺内部说这有些儿戏。”
“就当是我欠了鸿胪寺一个人情。”
一群小气巴拉的人,等逻盛炎的反应出来,贾平安真想看看他们的脸。
……
“咱们这边得罪了逻盛炎,为何无动于衷?难道不怕南诏反目?”
两个小吏在屋檐下坐着扯淡,凉风习习,分外的舒爽。
一个使团随从正好路过,听到这话后不禁狂喜。
这可是老天送功劳啊!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走到了侧面,仰头看着天空,仿佛在酝酿着一首诗。
“南诏反目?笑话。今日朱少卿都说了,朝中议事,谈及此事时,相公们都说这是个笑话。”
“为何?”
“武阳伯那日说了,南诏气候好,可丛林多。吐蕃别看凶神恶煞,可他们在高处,一旦冲下来,地形不适应,另外气候也不适应。说什么……吸气都和醉了似的,那还打什么?等着被人砍杀吧。”
“醉了似的?”
“说是新学里有这等学识,咱们大唐的去吐蕃高处会呼吸艰难,浑身难受。可吐蕃人下来也会不适,贪睡,贪吃,腿还会浮肿。”
“那还如何厮杀?”
“是啊!大军掩杀过去,都是军功。还有,武阳伯还说那边运输艰难,吐蕃人就算是真想动手,补给艰难,代价太大了。若是逼迫六诏给钱粮,那六诏定然会叫苦不迭,时日长了内部就会生乱。所以最多是小股人马。可小股人马……大唐会担心?”
“那大唐在西南的军队就能轻松灭了他们。”
“是啊!所以咱们哪里会担心这个。那逻盛炎还自以为得计,可咱们只是在看笑话罢了。”
有鸟鸣声传来,二人起身回头看去,空荡荡的。
“人走了。”
“什么醉了似的,还有什么要许久才能适应,武阳伯怕不是在哄骗那些南诏人吧?”
“哄骗无用,他又没去过吐蕃,怎么知晓这些?有人说他这是病急乱投医,想吓唬南诏,可一旦被识破……”
“那责任都是他的。”
贾平安在鸿胪寺蹲点,几个官员在边上嘀咕。
“此事若不谐,武阳伯如何做?”
这是要厘清责任,无可挑剔。
一群没见识的……贾平安轻描淡写的道:“贾某来担责。”
朱韬惆怅的道:“你说吐蕃若是来了平地,会有数月的不适应,这可准?”
“准的不能再准了。”
前世他筹划去高原旅游,查了许多资料。原以为平地上高原有高反也就罢了,可没想到高原人下来也有反应。
“可老夫为何没听说过?”
一个官员提出了质疑。
那是因为你见识少!
贾平安用怜悯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这眼神让官员有些恼火,“可武阳伯你也未曾去过那等地方吧?”
“我去过西北几次,和吐蕃人打过交道,还弄了个京观。”贾平安淡淡的道:“我还去过漠南和漠北,更去过辽东诸国。这些也就罢了,新学有课程,名曰地理,这些都有记载。”
贾平安满脑子都是这些,全数放出来估摸着会被解剖研究了。
后续南诏和吐蕃联手攻伐大唐西南,但补给是个大问题。另外,高原下来战斗力下降也是个问题。
后来南诏反手和大唐联手,轻松就灭了吐蕃下来的军队,这便是最好的例证。
那官员嘟囔道:“口说无凭。”
……
逻盛炎依旧很镇定,他甚至寻了一卷书在看。
“有消息了。”
逻盛炎没抬头,“说。”
随从低声道:“刚才我听到了鸿胪寺的人说话,他们说……吐蕃人不敢下来,下来就会各种不适,醉酒般的,还嗜睡,贪吃,脚肿……”
逻盛炎抬头,眼神凌厉,“那又如何?吐蕃人难道不能下来歇息数月再动手吗?”
边上有人冷笑道:“大唐难道不怕?”
随从有些失落,“他们还说……吐蕃若是想来西南,道路艰难,不足以维系补给。若是真来了,只能逼迫六诏提供粮草。若是不肯,那来的也不过是小股军队,大唐在西南的驻军随时都能剿灭了他们。”
手一松。
啪!
书卷落在地上。
复仇三公主VS圣韵三少
欣情 娴羽
逻盛炎霍然起身,“他们怎地知晓这些?定然有内奸?谁说的那话?”
室内几个随从都有些不安。
“说是那个武阳伯。”
逻盛炎深吸一口气,“他竟然知晓那边的地形,此人究竟是做什么的?”
“说是什么皇帝的心腹。”
皇帝的心腹,南诏等地的地形他去哪知道?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逻盛炎心乱了,“定然是有人泄密,去问!可有人在这几日说出了那边的地形。”
随即使团内部就开始了讯问,虽然不方便拷打,但呵斥喝骂是少不得的。
边上宫殿的顶上,一个身形瘦小的小吏趴在上面看了许久,然后悄然下去。
他急匆匆的去了鸿胪寺,一进门……
贾平安正负手看着地图,兴致勃勃的在比划着。
朱韬在理事,几个官员在协助。
于是贾平安的悠闲就显得格外的不合时宜。
“朱少卿。”
朱韬抬头,见是此人,“南诏使者可是有异动?”
他看了贾平安一眼。
当然会有异动,没有才特娘的见鬼了!
贾平安依旧在看着地图。
小吏欢喜的道:“先前使团里好些人被呵斥,随后带进房间里,一个个的进去……”
“这是单独问话,怕是……”朱韬双目微亮,“这怕不是……”
他看着贾平安,眼中多了喜色。
有官员起身道:“少卿,这莫不是觉着泄密了?”
諸天最強部落
“你不必说,我知道。”懂王一拍案几,“那人先窥听了咱们故意放的话,若武阳伯那番话错了,他们只会当做是笑话听。可逻盛炎竟然讯问随行之人,必然就是觉着泄密了。”
“小贾!”
“何事?”
贾平安抬头,脑海还在地图上开疆,此刻刚到大食,李敬业带着陌刀队正在劈砍着大食骑兵,就被朱韬打断了。
“逻盛炎乱了方寸,你那番话看来不假。”
这不是废话吗?
贾平安再看一眼地图,有些不舍,“那个朱少卿……”
“有话就说。”朱韬看他的眼神中带着绿光,恨不能下一刻就把他弄到鸿胪寺来。
“这个地图,能否给我一份?”
一个官员皱眉,“这是要紧的东西,若是不小心被别人……”
“给他!”
朱韬大气的道:“小贾不是外人。”
贾平安把地图一卷,“走了啊!回头逻盛炎那边定然会来试探,朱少卿,记得冷漠些。”
“试探?”
朱韬楞了一下。
贾平安随口道:“南诏有一统六诏的野心,可此刻势弱,他们哪里敢和大唐翻脸?回头定然会试探,你冷漠些,逻盛炎定然会低头。”
贾平安卷着地图走了。
美人咒
几个官员默然。
朱韬喃喃的道:“这新学……我听人说乃是往日那些学说的总和,如今看来果然不凡。”
一个官员叹道:“若是这等局面,六诏之地便是泥潭,大唐不该卷入,吐蕃若是卷入,大唐据此便能让他们有来无回。”
朱韬看着这些下属,神色平静的道:“如今你等可知晓我为何极力想让小贾来鸿胪寺的缘由了吧?”
众人羞愧难当。
……
晚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