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vzb2火熱小說 劍骨討論-第四百八十一章 凱旋閲讀-f4le7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北境大荒。
瀑布洞天,流水潺潺。
瀑布水帘之外,小昭一人百无聊赖地坐在潭水畔,静看自己倒影,细听落湍声音。
小姐又被那个奇奇怪怪的白衫蒙面女子拉进了洞天之中。
也不知是做什么,时常一进去就是数个时辰……身为下人的自己,自然没什么可说的,只能在这里等着。
小昭知道,那白衫女子,是个境界极高的大修行者,虽然面遮白布,但并不盲,反而“目力”极好。
自己隔着一层水帘,说什么,做什么,她估计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所以即便心中有所不满,她面容上也未有丝毫表露。
她安安静静等着,面带笑容。
瀑布之内。
张君令背负双手,围着徐清焰转了好几个圈,口中时不时传出啧啧之音,显然是想说些什么……
徐清焰神情无奈,保持着盘膝而坐的姿态。
这位姑娘,还真是在“观察”自己,但却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段时日,已经盯着自己看了许久。
真是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看的?
徐清焰的面前,摆了一副棋盘,她捻子落下,柔声道:“张姑娘,该你了。”
话音落下。
张君令轻飘飘一步,看似缓慢,但实则迅疾无比地抬手,棋囊飞出一枚棋子,被她两根手指按住,轻轻按在棋盘上。
“你真的很好看。”
这句话说出来,将徐清焰吓了一跳,这位目盲姑娘,莫非刚刚是用读心术,看出了自己想法不成?
她面色浮现一抹红晕,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应,略显腼腆地断续回应道:“谢……谢谢。”
张君令笑了笑。
这句话,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她只是单纯夸赞徐清焰的美貌而已。
从踏出昆海洞天,来到人间游历,已有一段时日,她在天都见过了形形色色的各种美人,环肥燕瘦,各有千秋,但无一人,能与眼前的徐姑娘相提并论。
差得太远。
卸下黑色帷帽的徐清焰,青丝如瀑,肤白如雪,两者相衬,配上唇前一抹不妖不蔓的朱红。
就是賴上妳 流水微微
此女本该天上有。
“您……到底在看什么?”徐清焰斟酌着又落一子,这一次,她主动提问了。
网游之灵动天下
向来出手落子如闪电的张君令,此刻反而不动了。
似乎陷入了恍惚和深思之中。
昆海洞天内,那些丢失的,破碎的记忆,在此刻找回了一点点零散的碎片。
“我在看一位熟人。”
张君令认真望向徐清焰,“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徐清焰惘然地对望。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忽然,咚的一声。
张君令腰囊的令牌,轻轻震颤一下。
她神念一扫,眉尖微微挑起,笑道:“哦……有点意思。”
“发生了何事?”
徐清焰眨了眨眼,直觉告诉她,传讯令里的消息,与自己在乎的那人有关。
这一次,张君令又有如读心一般,悠悠开口,“你猜得没错,是关于你家那位宁先生的。”
“东境战争,大胜。”她没有卖关子,微笑道:“宁奕在大泽斩杀韩约,中州铁骑,凯旋而归。”
“当真?”
徐清焰的美眸里闪过一丝喜色,她将一只手放在胸前,握着骨笛,长长舒出一口气。
宁奕挂名大都督征战东境,她日夜担忧……如今得知宁奕胜了,安然无恙,她心中悬起来的那块石头,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自然是真的。”张君令淡淡笑道:“既然东境战争胜了,韩约身死道消,我答应宁奕的条件也就做到了。”
不会再有鬼修,来打徐清焰的主意。
张君令,也不用花费时间精力,来照看她了。
“徐姑娘,中州铁骑,准备回天都了。”白衫女子意味深长笑道:“听说你已在北境大荒游历了一段时日,若是旅行累了,不如一同回天都?”
张君令两根修长白皙手指,轻轻捻住一枚棋子,敲打棋盘。
话中意味再明显不过。
回天都,就能见到你家的宁先生了哦。
“如此甚好。”徐清焰洒然一笑,大大方方道:“我确实想见宁奕一面,若方便的话,便请张姑娘接引一程吧。”
……
……
蜀山后山。
裴灵素静坐在猴林中的一大片空地上,看似入定,但心浮气躁,周遭几缕剑气,劈劈砍砍,尘土飞扬。
心不静。
气不平。
平日里喜欢围观丫头修行的那些猴子,此刻都躲得远远的,它们可聪明着呢,一眼就看出了裴灵素今儿心情不好,所以能不招惹,就不招惹,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毕竟有一只秃毛猴子的前车之鉴,就摆在眼前……
那一夜,丫头醒来之后,枕边便是空空荡荡……宁奕在自己睡着之时,一个人离开后山,悄无声息。
后来师姐入了一趟后山,告诉她,灵山的宋净莲出事了,不单单是宋净莲,朱砂,还有神仙居的姜大真人,以及三圣山山主,连同一整座甲子城生灵,都被韩约袭杀!
她这才知道,宁奕是去东境大泽,与韩约决战了。
这叫她如何能够安心?
丫头反复默念定心诀,但越是想要入定修行,越是心境紊乱。
长叹一声。
终是放弃。
正当丫头站起身子,拍打衣衫尘土之时,后山的符箓荡起一阵波澜,千手人未至,声先至。
“东境之战,小师弟胜了!”
裴灵素整个人怔住了。
下一刹,千手出现在她面前,神情喜悦,轻轻摇晃着裴灵素的双肩,道:“丫头,东境战争结束了,宁奕斩下了韩约头颅!”
打造諸天萬界 咫尺量天涯
……
……
东境战争胜了!
大胜!
这个消息,传遍四境!
对于流落在中州边缘的难民而言,这个消息无异于是长夜燃尽的黎明曙光,鬼修被中州铁骑歼灭,意味着他们终于有家可归……不用再提心吊胆地流浪,事实上天都的接纳政策颁布之后,战乱的流民不仅有了住所,而且还有免费提供的食物,干粮。
这个政策,拯救了数十万人,但却几乎掏空了大隋中州一半的积蓄……好在,最终结局是好的。
太子赢下了东境,也赢取了民心。
大隋储君,年轻有为,东境败退之后,太子自然就是大隋天下未来的“皇帝”,所欠缺的,就只是最后的一个形式而已。
只要他坐上真龙皇座。
那么红拂河便会认主,铁律,皇权,都将为他加冕!
浩荡铁骑从东境掠回天都。
这一路凯旋而归,天都城门大开,锣鼓齐鸣,整座皇城盛行大庆之典!
诸圣山山主,被邀请来到天都,一同参加贺典。
一骑当先的太子,罕见地春风满面,他的身旁,便是这一战立下最大功劳的大都督。
宁奕脸上挂着浅淡的笑容,按照礼节,象征性对着路上的百姓点头示意。
“宁剑仙!”
“宁大都督!”
街边的喧喝声中,不乏有狂热之辈,逆着人潮,顶着昆海楼使者的阻拦,大声呼喊着宁奕的名号,试图引起宁奕的注意。
这一战,将宁奕真正推上了大隋天下声名浪潮的顶点。
一时之间。
宁奕有些恍惚。
耳旁的喧喝声音,高喊声音,竟有些熟悉。
多年前,他曾经在无数人的围观之下,游行穿过这一条街。
莲花道场,丫头将军府身份暴露,那时候宁奕被太宗的一纸宣令,贬为阶下囚,二人一同被关在铁笼车内,押送皇宫……一晃多年,往日的画面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当年天都城也是如今日这般,万人空巷,只不过迎接自己的,是唾骂,是厌恶,是侮辱。
太古蛮神
而今日,自己成了无数人追捧的“剑仙”,成为天都子民敬仰的“战神”。
而多年前,和多年后,穿行这条街的自己,其实一直都是那个自己。
宁奕知道,他未曾变过。
所以眼前的这一幕,便难免有些好笑。
神皇仙途 唐三葬
“你在笑什么?”
太子敏锐看出了宁奕笑容中的异样。
“没什么。”宁奕自嘲道:“想到了一些往事。”
太子立即心领神会,想到了当年烈潮,宁奕曾被铁笼车拉着游行天都城的事情,他低声安慰道:“如今,你是大隋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甚至……未来可能就是大隋的第一人。
“虚名罢了。我并不在意。”宁奕摇了摇头,干净利落道:“殿下,我们还是赶紧去往长陵吧。”
他回过头,望向绵长车队的某个黑暗车厢。
二皇子李白鲸,就被关押在其中。
星盤:天蠍傳
赢下韩约,救出甲子城生灵,收回稚子剑鞘,东境战争大胜,对宁奕而言,做到这些,还不够……
李白鲸,必须死。
而且必须死在自己眼前!
太子的铁骑缓速而行,绕城一圈,昭告大胜,迎接民众的欢迎洗礼。
宁奕,太子,还有那截黑色车厢,安安静静过了闹市,离开天都皇城。
周围的嘈杂声音,渐行渐远。
四周有浅淡的雾,缭绕的风,宁奕的面前,逐渐浮现出一座巨大山脉的轮廓。
雾气渐浓。
如入长夜。
不过有一盏火光,点燃于山雾之中,摇曳而来。
那是一袭令宁奕觉得眼熟的宽松大袍,悬浮于空中,摇曳似烛焰,模糊如梦境中浸泡出来的。
那人单手提拎着那盏残破的灯火,稳定照破四面八方的辉光。
“守山人。”
太子开口了,他沉声道:“请开山道……”
与子期 渲竹
“我来送我弟弟,上长陵山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