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xuv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推薦-t3p07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武珝对于那位魏师兄,却一直是带着几分胆怯的。
可说也奇怪,她似乎对魏征并不记恨。
反而安于这样的现状。
陈正泰大抵预料,这应当是武珝从小的经历所导致。
她的那些兄弟姐妹,哪个不是对她恨之入骨?因而但凡有一个真正关心她的兄长,哪怕再严厉,只要能感受到对方的善意,她也是愿意听从的。
陈正泰只干笑道:“我见了这个弟子,我也想躲,他总板着脸,却好像我欠了他钱似的,让人害怕。”
武珝不禁噗嗤一笑,面容轻松起来,笑道:“是呢。”
陈正泰好不容易回府一趟,收拾了一番,而后便又重新入宫去。
李世民的伤口愈合起来很快,这不得不让陈正泰感慨青霉素的妙用,过了三四日,李世民几乎已可以由人搀扶着下来,勉强下地行走了。
只是他仍不宜多动,每走一步都显得极小心。
陈正泰尽心地在一旁照料,李世民清醒过来,确认了自己起死回生之后,此时所想的,却是江山社稷的问题了。
张亮的叛乱,给他的震动太大了。
而陈正泰冒着巨大的风险,带着太子给他做手术,也令李世民这冰冷的心,多了几分温情。
因而,他靠在榻上,却总是指定了一些书,让陈正泰当着面诵读给他听。
尤其是史记的《高祖本纪》,他已连听了数遍。
而《淮阴侯列传》,则听了两遍。
每一次听罢,李世民都露出痛苦的样子,而后道:“淮阴侯倘若能够安分守己,或许刘邦就不会拘禁淮阴侯,最终这淮阴侯,也未必会被吕后所害。可现在细细深思,当真是如此吗?君臣之间……一旦失去了信任,安分守己有何用呢?朕若是淮阴侯,自当谋反。可若朕为汉太祖高皇帝,则必拘淮阴侯。朕若为吕后,也定要除淮阴侯而后快。”
陈正泰见李世民面上似隐隐的升起了一层阴霾,没有多说什么,他只默默地做李世民的听众。
李世民道:“朕现在算是想明白了,功臣若是不可靠,便诛功臣。世族倘若不愿做我大唐的臣子,朕为何还给与优待呢?倘使良家子不肯为朕效命,此次救驾的,不就是百工子弟吗?这社稷所赠的富贵,他们不肯取,自有人取。若有人欲壑难填,朕自可令渴望建功立业的人取而代之。明日,太子又要见百官了吧?”
听到李世民问话,于是陈正泰便道:“是的,明日太子殿下当见百官。”
李世民目光显得幽深起来,突然道:“明日也召新军入宫吧。”
“啊……”
这个还真的令人意外了,陈正泰诧异的看着李世民道:“新军入宫……只怕不妥吧,毕竟……”
李世民笃定的道:“朕说妥当便妥当。你这小子,现在才来问妥当不妥当,当初你救驾的时候,擅调新军,也没见你这般胆小如鼠。现在反而扭扭捏捏起来了?”
陈正泰只好干笑着道:“这……情况不同啊,当时是十万火急嘛,自然顾不得许多了。何况陛下也责罚儿臣了,儿臣现在除了驸马都尉之外,不过是一个布衣白丁,自然记住了教训,从此之后,再不敢胡作非为了。”
李世民便意味深长看陈正泰一眼。
这家伙……
“再者说了,这新军不是要裁撤了吗?若是明日入宫,只怕很不合适,少不得又要被人诟病了。儿臣是真的怕了,自己担了罪倒也无碍,反正儿臣总还有公主为妻,攀了公主的高枝,总还有出路的。可这些将士……是实在不能再坑害他们了啊,每每想到他们即将遣散,将来也不知如何,儿臣心里便心如刀绞。”
李世民阖目,冷哼一声道:“少啰嗦,朕还在养病,不想动怒。”
“噢。”陈正泰乖乖住口:“只是,陛下的伤势……”
“朕死不了了。”李世民豪气万千,说话也显得有力道了:“既然朕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那么……这阎王自然也不敢收朕,你不必顾虑朕。”
既然陛下都这样说了,陈正泰只好点头,满口应了下来。
这一夜,注定了难眠,陈正泰已让张千派人前去新军传达了旨意,而他呢,依旧还宿在宫中。
他与遂安公主在一处偏殿里住下,前几日遂安公主心神不宁,现在见父皇身体好了一些,面上也多了几分笑颜。
这夜深人静的时候,陈正泰和衣要睡,遂安公主则是在整理着给李世民包扎的纱布。
她坐在小窗前,突然眼眸抬起,看着窗外,一丝不苟的样子。
陈正泰看着她奇怪的样子,不由道:“怎了?”
遂安公主峨眉微蹙:“奇怪,那里的明堂,竟亮了灯火。”
陈正泰随即到了窗台前,果然见那小明堂里,灯火如白昼一般的亮。
佛教传入之后,曾经兴盛一时,哪怕是现在,这佛教也十分昌明。宫中的不少贵人,不能在宫中建立佛寺,又不宜出宫去佛寺中礼佛,所以纷纷在自己的寝殿附近,建起小明堂,供奉了佛祖。
——————
似这等事,宫里是不会有人去过问的。
此时的人们风气很开明,只要你不信那瞪你一眼就怀孕之类的神明,不去危害别人,也没有人过多去干涉什么。
陈正泰定定地看了一会,道:“你且在此,我偷偷去瞧瞧。”
遂安公主道:“或许是哪个宦官擅自在此夜祭吧。何须多事……”
陈正泰蹑手蹑脚的样子:“说不准是太子殿下呢?我去逮他。”
说罢,趿鞋出门,没一会,便蹑手蹑脚到了这小明堂里。
透过窗,可见里头烛影摇曳,却见一人,头戴着通天冠,身披着冕服,腰系着玉带,在一个宦官的搀扶之下,与那佛像相对而坐。
陈正泰看那人的侧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人……不是李世民是谁?
陛下重伤未愈,这个时候却穿戴得如此隆重,大半夜的跑这里来做什么?
而明堂中的李世民,抬头昂首着佛祖的雕像,久久的一动不动。
王爺
只有张千蹑手蹑脚的给佛像上了一炷香,随即朝佛像行了个礼,退到了李世民的身后。
官路法則
李世民这般坐着,显然是痛苦的,不过他似乎对于这等疼痛一丁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昂视佛像,一言不发。
陈正泰看的惊奇,忙是屏住呼吸。
良久,李世民叹了口气,他说话时显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语气却异常的有一股威慑:“佛家所言,朕是不信的,朕今日有天下,正是因为手持屠刀,不知斩杀了多少生灵,方有今日。朕刀上是血,手上也沾满了血,岂是一句放下屠刀,便可了账的事。可这深宫之中,却不知多少人对这木像顶礼膜拜,个个敬若神明一般,便连观音婢,何尝不也如此吗?她每日在这木像之下,为朕祈愿,朕怎有不知呢?朕到今日,依旧还是不相信!倘若说朕是执迷不悟也好,说朕迷了心窍也罢。只是……朕今日……咳咳……今日特来此……却还是希望寻一个木像,作一番祈愿。”
说着,他居然缓缓的站起身来。
只是他站起来时,似是十分吃力,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缓慢无比。
等他艰难站起,双手合起,随即抬头直视这木像,一字一句道:“朕祈愿的是……天下……太……平!”
四字出口,李世民一手搭在了一旁张千的肩上,而后一瘸一拐,转身便走。
那木像依旧还是那般样子,只有案前的香炉袅袅生烟。
木像没有回应李世民。
可李世民的话却已送到了。
天下太平。
陈正泰觉得这一幕颇有几分讽刺。
婵心计
或许………正是因为李世民不甘于这所谓的太平,才来此祈愿的吧。
陈正泰隐匿在黑暗中,等李世民在张千的搀扶下愈行愈远,这才长松了口气。
回去的路上,他埋着头,在月色之下信步而行,满脑子只那四个字,天下太平!
可他横竖想着,却觉得自己好似没了睡意,这天下太平四字,自李世民口中说出来,却似乎只透着两个字……杀人!
满怀着心事,回了小殿,遂安公主正等着他,含笑道:“是哪个宦官半夜三更去明堂?”
“最大的那个。”陈正泰若有所思的样子。
遂安公主百思不得其解,宦官还有大小之分吗?她还想多问,陈正泰却道:“好啦,不管这些了,我睡觉了,明日还有正经事,你也多日没有好好休息了,今儿也早些的歇息!”
遂安公主便没有再多说,乖巧地上了床榻!
家教畫咒
………………
新军大营,操练虽还在继续,只是许多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前路在哪里。
关于裁撤新军的旨意,已经下达了,不过邓健和苏定方人等,却还是将人暂时留在营中,依旧还是如往常一般的操练。
营中上下,弥漫着一股说不清的气氛,在营中操练固然十分辛苦,许多人甚至觉得自己已经熬不住了。
那刘胜也是其中之一,许多次,他都想打退堂鼓,想要回家,想见自己的父母,甚至在想,自己不若寻一个工,一辈子接自己的父亲的班,好好的做一个木匠吧。
可当裁撤的消息传来时,刘胜竟感觉不到一丝的喜悦。
他感觉自己已经习惯了这里,习惯了每日卯时在哨声中起来,习惯了立即整理了被褥,而后全副武装,也习惯了和营中的弟兄们一道晨跑、晨操。甚至习惯了参军府的人来讲报纸。
可现在……似乎一切都要结束了,从前这些同住同吃同操练的袍泽,自此分别,各奔东西了,一股不舍的感情在大家的心里弥漫开来。
因而这两日操练,几乎没有任何人抱怨了,大家都默默的珍惜着身边流逝的每一个日子。
哨声依旧。
刘胜如往常一般,火速开始穿戴自己的甲胄,套上了靴子,头戴着钢盔,而后取了浑身上下的武器,一柄匕首,一柄跨在腰间的佩刀,还有手中的火枪。
逆流黄金时代
整理了自己的着装,确定自己的护膝和护手也都佩戴上,方才随着其他人一道出现在校场。
四大营已经列队。
苏定方带着薛仁贵、黑齿常之,以及陈正业几人开始审阅各营。
紧接着,邓健取出了一副太子的诏令:“新军听令,立即早食,而后入宫,不得有误!”
入宫……
殿下請克制
队伍竟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动静,以至于他们身上的铠甲摩擦的声音哗啦啦的响成了一片。
这令苏定方极不满意,他踏步上前,冷着脸大喝道:“忘了规矩吗?”
于是,五千人便又如标枪一般站定,纹丝不动。
靈武逆天 玄戈
“依令而行!”
“喏!”
除了这一问一答,异常安静!
………………
今日一早,百官们已齐聚在了太极门了。
今日照例的朝会,让不少的文武大臣在此刻充满了期待。
上一次,太子殿下的举动很鲁莽,他直接取消了朝会,负气而去。
这等动辄勃然大怒的性子,非但没有让人感觉到畏惧,反而让人心里摇头,太子殿下……果然是个沉不住气的人啊。
这太子显然比陛下要好对付的多了。
甚至已经有人对今日的朝会,有一个极好的预期。
大家都是老狐狸,当然清楚太子生气固然生气,可他想来很快就会意识到,等到陛下驾崩,他这新君登基,定还是要邀买天下的人心才能稳固自己的地位吧。
邀买天下人心,不就是邀买我等的人心吗?
到时,还不是要乖乖就范?
现在就看太子殿下会做出怎样的让步了。
不过这倒不急,他让一步,大家进一步,直到让大家心满意足为止便是。
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惦记着不少二皮沟的产业了。
谁不知道,那可都是下金蛋的金鸡啊。
想一想,都令人莫名的激动!
房玄龄则一直皱着眉,他在人群之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倒是杜如晦靠近了房玄龄,朝房玄龄苦笑:“房公,真是多事之秋啊。”
………………
第二章送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