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romo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同歌-第704章 吵醒羅天鑒賞-ysyyj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等到夜深人静时分,人都熟睡了。
房中只有白凝和罗天,不过,此时的罗天还没醒来,白凝修炼通天,屈屈黑夜不在话下,也没点燃蜡烛。
忽然,正在修炼的白凝眉头一皱,缓缓睁开了双眼,眼底闪过一丝杀气,紧紧的盯着门口。
不知是谁,从门外插入一把尖刀,薄薄的刀对着客房的门轻轻一抖,拴住门锁的木栓子,被扯了下来……
白凝早就发现了门外的动静,虽然他们故意压低声音,脚跟脚,几乎听不到什么声响,不过,也不能逃过白凝的意识。
“果真是财不外露,明日里的两坨小金子,竟还惹来匪徒!”
白凝心里觉得好笑,冷冷的盯着门口。
门被打开后,黑暗里,看见两人,猫着身子,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他们的眼神可没那么好,谁都没看见在窗边塌上坐着的白凝。
两人黑暗里比了一个手势,在对方耳边暗暗的说了一句什么,一个人来到客厅点燃火折子,另外一个人到床头,用刀架在罗天的脖子上……
火光燃起,将屋内的灯点燃后,另外一个人,将门一关,挺了挺胸口道。
“老哥哥,其他的灯要不要点亮?”
我是超級奸商
那人声音低沉道。
“点燃,全部点亮!他娘的,这女人的手是滑,睡的也忒死了,这都没醒!”
罗天要是现在醒着,指不定要跳起来,这人的手,一直摸自己的手背……
等到灯光全都点亮之后,两人往床上一看,都傻眼了。
“怎么只有这个男的?”
“不知道啊!那小娘们呢?”
“难不成先走了?”
“靠!没听说啊,我俩今天守着城门,也没见他们出来!”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见床上只有一个昏迷的病人,气的直骂娘……
白凝冷笑了一声,淡淡道。
“你们是在找我吗?”
此言一出,老差役和年轻官差吓了一跳,同时跳起来,举起手里的大刀壮胆,没好气道。
“是谁!”
白凝坐在塌前,眼眸发寒,冷冷的看着两人。
两人这才看到,白凝居然从始至终都在塌前……
一股不详的预感从二人心底升起,年轻官差已经打起了退堂鼓,低声道。
“老哥哥,不对劲,我们先撤吧……”
老差役经验老道,举起刀,从这间屋子看到那间屋子,没看到其他人,这才来到大厅,对着白凝耍了一个刀花,冷声道。
“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白凝毫不避讳道。
“不就是今日在城墙头上偷窥的两个贼人么?”
——————
年轻官差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白凝道。
“你是人是鬼!怎么知道我们是谁!”
老差役也被吓的不轻,这种恐惧,很快就转变成了歹念,反正都已经被认出来,不如狠狠的干一票!
想到这里,老差役将身上的黑面巾一把扯下来,大吼道。
“既然认出来了,我们的来意,你心里清楚,只要把钱交出来,我们不会拿你怎么样!”
年轻官差已经没了注意,哭丧着脸道。
“老哥哥,这怎么办,我们被认出来了!”
老差役强打起勇气,恶狠狠道。
“你个怂货,怕什么!就她一个女人,认出来又如何?逼急了,我们的刀可不分男女!”
白凝听到这里,脸上闪过一丝讥笑。
“你们现在若是自去报案自首,我便放了你们。”
见白凝成竹在胸,冷冽的模样,老差役和年轻官差一下子没了主意……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白凝在打劫他们俩一样。
主要是气质和气场这一块,白凝实在是太强了。
“你……你特么在胡言乱语,我劈了你!”
老差役被吓的不轻,任谁也没想到,白凝会如此淡定。
见老差役爆了粗口,白凝正准备出手教训时,忽然,床头传来一阵嘟囔声。
“谁啊,吵个屁!”
却见罗天,一翻身,从床上站了起来。
这一下,更把两人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过,下一秒,罗天就一把护住档,急吼吼的叫道。
“白凝!我没事吧!哥们我差点就太监了!”
昏过去时,罗天正在白凝的怀里,自然也就想着白凝……
这一幕,那两人只觉得诡异,搞不清楚是什么路数。
不过,白凝却气的小脸泛白,心想。
“你太监不太监,与我何干?”
罗天迷迷糊糊摸了一把,发现东西还在,立刻松了一口气,不过,再往深处一摸,面露古怪。
“这绑带怎么都绑在这玩意上面了?白凝,是你绑的?”
“倪安云,你再不闭嘴!我撕了你!”
一股充满冷意的话,从白凝的嘴中吐出来。
罗天身子一抖,抬眼一看,此时,白凝正恶狠狠的看着自己……
“嗨……你这伤口……绑的是有问题,我上厕所怎么办……”
白凝咬着下唇道。
“你还不把手拿出来?”
罗天身子一抖,立刻掏出手,坐下身子,假装刚才无事发生一样……
正好,看见老差役和年轻官差错愕的模样,眉头一扬道。
“哟,还有人呢,你俩干吗来的?这造型,难不成是抢劫?”
老差役脸皮微微抽动了一下,大刀对准白凝,用脚狠狠的踢了一下年轻官差,没好气道。
“你快起来!他受了伤,你还怕打不过他?这人,一看就废了!”
强制试婚:高官的小女人
年轻官差这才匆忙爬起来,手里捏着大刀,对着罗天吼道。
“没错!把钱拿出来!”
一句吼叫,仿佛给自己壮了胆,态度居然有了一些凶狠。
罗天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年轻官差一眼,随后,仰天大笑。
“你们可真牛叉,是条汉子!不过,不好意思,我没钱。”
罗天一边笑,一边向两人竖起了大拇指。
年轻官差见状有些气愤不过,恶狠狠道。
“没钱,没钱就等死!”
说着,就拿着刀靠近罗天。
罗天见状立刻指着白凝说道。
“她有钱!绝对的富婆,不信你们自己去拿!”
心里默默的补了一句。
“当然,也要你们有本事拿到才行。”
年轻官差见状不由愣住,回过头看了一眼老差役。
老差役见此,好像心中了然般,狞笑道。
“原来是小白脸啊,这个男人,不用管!”
婚婚欲睡:总裁请自重 青菜萝卜
说着,老差役举着刀向白凝靠近,冷声道。
“千金小姐喜欢小白脸,这是正常的嘛,不过,找一个这么不男人的玩意,能有什么用?不如,让叔叔我教教你,什么叫男人!?”
医典天术
罗天见状,一巴掌捂住脸,就像不忍直视什么一般。
而两人却会错意,以为罗天是不敢和两人起冲突,更不敢看两人对白凝准备做什么似的……
白凝一张脸冷的不像话,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老差役将刀放在身后,嬉皮笑脸道。
“原本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搞了半天,是千金小姐和小白脸的故事,哈,你要是识趣,现在就把钱交出来,别让我自己去搜,免得麻烦!”
年轻官差见此,吞了一口唾沫,越看白凝那张脸,越是色迷心窍,罗天的模样,在他们看来就是软脚虾,没有一点威胁。
年轻官差更是朝罗天冷笑了一声道。
“你个没用的玩意,配拥有这么好的女人吗?”
罗天一听就火了,从床上站了起来,但是,年轻官差一样鬼迷心窍到完全没理会,径直走到老差役的前面,拍拍胸口道。
“老哥哥,搜身这种事情,我最在行了,让我来!”
老差役见状眉头一皱,但是,为了不产生矛盾,也就没说什么,扬扬手道。
“那你快点,一个小娘们,别搞太久,那男的呢?”
年轻官差瞪大眼睛,看着白凝道。
“理他做什么,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不如,老哥哥和我一起搜身?”
老差役点点头道。
“也行吧,我看这两人来路不明,身上这么多财物,说不定是不义之财,为了维护本地的治安,一定要好好搜!”
说着,两人就放下手里的刀,脸上挂着坏笑,伸出双手,四支狗爪子,一对向白凝的上半身,一对向白凝的下半身袭去。
看似动作很快的模样,他们却不知,这在白凝看来,简直就是在搞笑。
白凝手一挥,一道暗光从手腕飞出。
“把你们的狗爪子拿开!”
听不出声音有多愤怒,只是,声音刚落下,就听见二人一声高亢的惨叫,倒飞了出去。
老差役和年轻官差纷纷看向自己的双手,已然骨折,从始至终,都没看见谁出手。
“这这……”
“鬼!鬼啊!”
年轻官差吓的腿软,却见白凝,一展身,从塌上飞起,缓缓落地。
就这一招,老差役和年轻官差立刻明白了什么,知道,这一次是真的踢到了铁板!
“你……你们到底是何人,胆敢袭击朝廷官差,你们!你们走不出边城的!”
老差役没有放弃恐吓,白凝没有理会,罗天却大跨步走上来,一脚踹在老差役的脸上,又是一脚踩在年轻官差的裆下,没好气道。
“谁特么不是男人了?这两人,纯属有病!”
天瞳術
二人又是一声惨叫,声音尖锐的就像杀猪似的,恐怕,也是想用这种方法来引起旁人的注意……
他们哪里知道,白凝早就在抬起手腕的时候,就布下了隔音的禁制,别说尖叫了,就算是有人靠着门口听,也听不到里面一点声音!
“再叫,把你们脚打断!”
罗天没好气道。
两人见没人搭理,又怕继续挨揍,年轻官差身子缩成虾米,看来受伤不轻……
老差役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立刻跪起来,连忙求饶道。
“二位大侠,求求你们饶了我们吧,我上有……”
“八十岁了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全家人就指着我一个人活啊!”
罗天将后半句接了过去,老差役一张脸顿时黑了大半,不可置信的模样,就像遇到了鬼。
白凝见状没好气道。
“你还挺懂,看来,以前没少做这种事情!”
罗天闻言嘿嘿一笑道。
“白凝师叔这就误会我了不是,这种胆大包天的匪徒,到处都是,我是被抢习惯了,这话我耳朵都听出茧了。”
白凝闻言哼了一声,显然不信的模样。
罗天眉头一挑道。
“你们俩是什么人?”
老差役哭丧着脸道。
“我们……我们是本地的衙役……二位大侠,我们真的没别的想法,是看小姐出手阔绰,害怕有人对你们居心不良,这才来保护……”
罗天话都没听完,一巴掌扇了过去,将老差役拍倒在地上,没好气道。
“老家伙,你特喵的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吗?什么叫保护我们?保护我们还搜身要钱?我看你是贼心不死!还有,谁是小姐?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必须给你点教训!”
前面都明白什么意思,后面的话,白凝都有些云里雾里,不由问道。
“小姐怎么了?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罗天愣了一下,才想到,这里是仙界,小姐这一个词还是非常干净的……
“也没啥,主要……主要他们占我便宜!对,我都叫你师叔,他们叫你小姐,我算什么了?”
老差役听的直流眼泪,心里暗暗叫苦,如果这称呼都是错的话,自己还能叫什么?
罗天貌似看出老差役的意思,一脚蹬过去,没好气道。
“叫祖宗!”
老差役闻言,倍感屈辱,又不得不叫道。
“祖奶奶,祖爷爷……”
罗天一听,傻眼了。
白凝听的火冒三丈,大手一挥道。
“将他们俩拖出去打死吧!此等居心不良,歹毒心肠之人,不知在边城敲诈了多少百姓,杀了了事!”
白凝当然不是气的他们做什么,无论他们想做什么,他们都不可能做成。
最关键是,叫了一句祖奶奶,而罗天居然成了祖爷爷,这让白凝差点气疯……
罗天倒是被叫的蛮舒服的,嘿嘿一笑道。
“别急了啊,师叔,这两人是当地的官差,也许知道天离城的什么事情,我问问再说……”
白凝见此瞪了罗天一眼道。
“你们都是一丘之貉,你也不是好东西!”
罗天无奈的摸了摸鼻子道。
异界至尊老师
“我可没占你便宜,是他说的……”
白凝眼睛一瞪道。
“你还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